1. 首页
  2. 金融百科

对冲基金今年亏损严重 领头企业更是首当其冲

  说起基金投资,很多人都非常看好这个产业,也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眼光,先前也有很多人都投资基金市场,希望通过基金投资来获得更大的收益和回报。但最近有消息报道称,对冲基金投资开始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趋势,尤其是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更是如此,量化基金四巨头更是首当其冲,下滑的更厉害。


  四只赫赫有名的量化基金巨头,分别是文艺复兴、桥水、Two Sigma和AQR。他们在过去都是印钞机,但是今年却亏损严重。

  文艺复兴的创始人是大名鼎鼎的数学家James Simons,他的旗舰基金“大奖章”在1988年到2018年的费后年化收益率高达39%,由于大奖章的收费结构是5%的管理费加44%的业绩分成费(Carry),所以这31年基金的费前年化收益率高达66%。

  换个角度来看,1988年初投入大奖章基金的100美元到了2018年底就变成4亿美元,大奖章基金一共赚了超过1000亿美元,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成绩,比大家知道的任何投资人都要厉害得多。这只基金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收益率高达98.2%。

  大家如果对文艺复兴基金感兴趣,可以阅读2019年出版的新书《洞悉市场的人:量化交易之父吉姆西蒙斯与文艺复兴公司的故事》。

  不过,大奖章基金的高频交易会产生对自身不利的价格冲击,所以规模一直控制在100亿美元。而文艺复兴还管理其他几只基金,加上大奖章,截止到10月的总规模大约750亿美元。

  今年,文艺复兴旗下以做多为主的基金跌幅约20%,股市中性基金下跌约27%,全球股票基金下跌约25%。因此,年初时文艺复兴的总规模应该接近1000亿美元。由于大奖章基金采取的是股票中性策略,很可能今年的表现是成立以来最差的一年。

  作为对比,今年截至10月,标普500指数今年上涨1.2%,算上股息后的总回报率为2.8%。

  文艺复兴向投资者解释称,它的亏损是由于3月份美股崩盘时对冲不足,然后又在4至6月的反弹中过度对冲,其定量模型又修正得过头了。


  我们再来看名气更大,在投资者中家喻户晓的桥水基金。即使大家没机会投资桥水,相信也都看过其创始人Ray Dalio的两本书《原则》和《债务危机》。

  桥水的历史业绩同样惊人,在过去20年多年的时间里,桥水创造了超过20%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累计盈利450亿美元。

  去年11月,桥水买入了一笔高达15亿美元的看跌期权——对全球股市到2020年3月时会下跌押注。但3月市场大跌后,桥水赚的钱不足以弥补损失,而且虽然部分押对了开头,却错过了结局。美股在经过短暂的暴跌之后,很快就开始反弹,并在美联储大规模量化宽松和无节制放水的情况下,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都创出了历史新高。

  桥水的旗舰基金Pure Alpha II虽已调整投资模型,以考虑各地政府的刺激政策,以及疫情恶化的因素,但似乎帮助不大,基金截止到11月初的收益率是-18.6%。

  截止到今年9月,桥水管理的资产规模高达1480亿美元,虽然相对于去年的1638亿美元大幅缩水,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而资产管理规模的缩水除了投资亏损,还有投资者接近40亿美元的赎回。

  第三个严重亏损的基金则是国内投资者不太熟悉,但在国外的名头不亚于文艺复兴和桥水的Two Sigma,这家量化对冲基金成立于2001年,创始人都来自于著名的量化基金D.E.Shaw,他们或者是计算机博士,或者是数学博士。


  Two Sigma这个名字很有讲究,Sigma既用来代表投资收益的风险和波动,也就是收益率的标准差,也代表数学里的求和。这两个Sigma合到一起就代表基金通过承担投资的波动,来为投资者创造累计的财富。

  Two Sigma是过去20年资产管理规模增长速度最快,业绩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但今年截至10月份,Two Sigma的风险溢价基金下跌11.5%,绝对回报基金下跌2.7%,绝对回报宏观基金则下跌23%,目前资产管理规模约580亿美元。

  对冲基金领域论规模仅次于桥水的是成立于1998年的量化对冲基金AQR(Applied Quantitative Research),算上共同基金业务则规模更是远超桥水。但是AQR旗下的股票市场中性基金截止到11月初累计下跌了19%。

  有研究机构跟踪480只电脑驱动型的对冲基金,发现截至10月,量化对冲基金今年平均损失了约8.4%。领跌的是股票市场中性基金,它们在此期间平均下跌16.3%。而包含其他主动型策略在内的对冲基金全行业,今年的总体平均回报率约为1.2%。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量化基金都在亏钱,Two Sigma旗下一只规模在80亿美元的基金Spectrum今年以来上涨5%,而DE Shaw的旗舰对冲基金前10个月的累计涨幅达到约15%。

  由于量化策略,特别是市场中性策略的不透明性,他们就像一个一个的黑盒子,这就使得要完全说清楚他们为什么集中亏钱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事实上,当亏钱发生时,这些基金自己都很难说清楚到底原因何在,如果可以说得清楚,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应该能够修正模型赚钱。

  所以说,今年量化基金投资市场出现大幅度下滑的情况也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大家完全没必要担心,而且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有效控制,未来的量化基金股票市场将会迅速恢复,并得到快速的回升并且迸发出潜力和活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topcf.com/article/9057.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TOP财富网不为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