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百科

IPO公司供应商角色存在叠影 应收账目悬空

  能源类的车现在机会不错凭借多年技能储备头部领涨出资回报机会多,不仅产品回报可观还带动材料增长使能源心脏更加有力,实际上车有很多发动方式采用绿色发电不仅是技术的突破,也为之后的转变提供了保障加上现在政策很也能支持这个领域,长期来看有很大的回报空间并且成交也将会持续下去。


  提到新能源汽车,不少人应该会率先想到特斯拉,或许还会立马联想到一系列充电问题。事实上,新能源汽车有多种动力形式,特斯拉属于纯电动汽车,采用锂电池发电。但还存在一种燃料电池,不需要充电,而是给电池灌满燃料,燃料通常是氢气。日前,氢燃料电池系统(即发动机)供应商——重塑股份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

  3月,上海重塑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塑股份”)披露招股书,拟募集资金总额20.17亿元,预计以不低于80.68亿元的首发市值登陆科创板。招股书显示,此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燃料电池电堆生产线建设项目、大功率燃料电池系统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重塑股份成立于2020年(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实控人为林琦,主营业务为燃料电池系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燃料电池工程应用开发服务。客户包括东风汽车、宇通客车、申龙客车、中通客车等车企。值得注意的是,“三桶油”之一的中石化为重塑股份的第二大股东。虽然有中石化坐镇,但野马财经注意到,重塑股份的两家关联公司都存在大客户兼供应商情形,而且还为其中一家关联公司提供了总计近亿元的担保。带着这些问题,重塑股份又能否顺利过会?

  子公司身份多样

  在招股书中,“广东国鸿重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鸿重塑)”出现频繁,且身份多样。在前五大供应商列表中,2017年到2020年连续四年都有国鸿重塑的身影,其中,2018年、2019年都占到40%以上,为第一大供应商,具体是重塑股份委托国鸿重塑加工燃料电池系统。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重塑股份向国鸿重塑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39.9万元、1.27亿元、1.65亿元、4634.42万元,占比分别为4.94%、47.3%、41.31%、18.09%。国鸿重塑同时也是重塑股份的大客户,其中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都占到40%以上,为第一大客户,具体是重塑股份向国鸿重塑销售燃料电池系统相关产品。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重塑股份向国鸿重塑的销售收分别为9597.6万元、7004.95万元、5424.85万元、4859.26万元,占比分别为42.05%、45.04%、7.82%、29.56%。除了作为供应商身兼大客户之外,国鸿重塑还是重塑股份的重要参股公司。

  招股书显示,国鸿重塑是重塑股份与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鸿氢能)于2016年设立,主要从事燃料电池系统的生产及销售。目前,国鸿氢能持股35.71%,重塑股份持股34.31%,法定代表人林琦(重塑股份实控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国鸿重塑的控股股东国鸿氢能,2018年也曾同时出现在重塑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和前五大客户的列表当中。天眼查显示,国鸿氢能于2015年成立,最终受益人为马东升。而在重塑股份的前十大股东中,马东升以2.72%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九。

  对于为何会出现两家关联公司存在供应商兼客户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重塑股份回应称,目前,燃料电池汽车行业处于产业化初期阶段,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会通过投资、合作等形式,构建产业链条,探索有效的商业运营模式。另外,公司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称,“近年来的IPO公司中,供应商兼大客户的情形并不少见,但像重塑股份这样的股权复杂情况却并不多。这样的情况会给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例如一旦主要供应商和大客户发生重大经营变动,对公司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其商业合理性和安全性值得进一步探究。”

  为国鸿重塑提供近亿元担保

  除了关联交易问题外,重塑股份还有总计涉及近亿元的对外担保,被担保方也均为国鸿重塑。招股书显示,目前,重塑股份对外担保余额为 9204.17 万元,占最近一期末公司净资产的比例为 6.16%。国鸿重塑需在2021年7月30日前向云能氢能支付6000万元;2022年12月31日前向云能氢能支付5000万元。


  关于上述对外担保可能会给公司造成哪些风险,重塑股份回应,担保余额占比较小,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况;同时,国鸿重塑正常开展生产经营,不能及时偿还债务的风险较小。但野马财经注意到,国鸿重塑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资产为-2438.51万元,净利润为-1785.08万元,2019年的净资产和净利润也同样都为负。

  大客户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

  野马财经注意到,重塑股份还存在大客户依赖,以及大量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的问题。招股书显示,2017-2019 年及 2020 年前三季度,重塑股份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 2.23亿元、1.39亿元、6.05亿元、1.5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97.68%、89.57%、87.18%及 93.46%。可以看出,重塑股份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连续四年均超过85%。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2019年末及2020年9月末,重塑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68亿元、1.82亿元、7.66亿元、7.03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77%、117.25%、110.43%、427.71%。重塑股份的大客户就是大量应收账款的主体,连续四年,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均超过90%。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重塑股份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68亿元、1.67亿元、6.96亿元、6.61亿元 ,占重塑股份总营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99.55%、91.37%、90.89% 、94.05%。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国鸿重塑再次出现。在重塑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大客户列表中,2020年前三季度和2017年,重塑股份对国鸿重塑全年应收余额分别为8623.61万元、4938.39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12.26%、29.33%。

  重塑是提高改型的方式也是增加效应的关键几乎现在都在降本,发展离不开政策也不可否认重塑的方式有改变虽然再技术上有优势,如果资产已经为负不妨采取重塑的方向进行转化这样对于之后仍有铺垫作用,现在如此杂乱的牵涉是否做到相互配合还需长期观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topcf.com/article/10196.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TOP财富网不为内容负责。

标签: IPO公司    应收账目